李洪志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


  “七.二零”这个日子对我们来讲是意义非凡啦,可能在未来的历史中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从大法弟子被迫害到现在,转眼已经八年了。在这过程中大法弟子走过了许多艰难的路,非常的不容易。从开始不知道怎么做,不知道如何面对这场迫害,到大家渐渐明白了应该怎么样去做;不但知道了怎么去做,迫害的严酷使大家也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清醒。


  对于这场迫害,不同层次、不同生命有他们的不同认识。有的认为是必须经过的一条考验的路,有的认为是触动了整个宇宙旧的因素造成的。有的认为是给大法弟子铺路,在低层次的生命认为,正的出来了,邪的必然就要起破坏作用。无论不同层次的生命怎么认识,我就是要做好我的事,大法弟子就是要走自己的路。面对所谓不同的考验、各种魔难干扰,大家变的越来越成熟了。


  最近一个时期我不用操心太多的事了,因为大家成熟了,知道怎么去做了,在各个救度众生的项目中大家都在理智的、主动的承担着多项工作,而且做的很好,所以我也就不象当年在一开始反迫害时候那么担心的什么心都操了,不断修正反迫害中大法弟子怎样走好走正修炼与救度众生的这条路,在迫害中怎么更能讲清真相,所以那个时候大家经常看到我会有不同的短文发表,目地是不断的校正你们走的路。最近一个时期就比较少,是因为你们真的成熟了,大家真的知道怎么去做了,也就不用那么操心了。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


  除了你们个人在走向最后圆满的路上所要经历的、所要开创的,你们最主要的、也是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救人。如果没有这件事情啊,我跟大家说,你们的修炼早就结束了。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在修炼中你们做了你们应该做的,但是正法中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说,人类社会的人已经不再是过去神造就人的时候那个生命了,人的生命已经被神代替了。表面上看上去还是人,实质上已经是不同空间不同层次来的生命了,所以现在人类社会上的人,无论从智慧上、能力上,都大于历史上任何时期的人类。面对这样的变化,这是过去没有的。以前安排中除了大法弟子修炼外,然后再留下一部份人作为未来的人种,在这过程中会发生大淘汰。许多预言所讲的那些事情在过去的历史上都发生了,唯有从我正法开始的这段历史发生了变化,其中也有这方面的原因。这些事情都变了。


  那么大家面对这些生命怎么办?从师父这讲,我知道这些人应该得度,这些生命值得度。宇宙除了三界之外,庞大的天体都是神。当然,在更高层次的天体往下看下面不同层次上的神在他们眼中其实也象神看人一样。在过去旧穹体中成住坏灭是绝对的,那么宇宙的规律可不是人类想的那样,是无情的,这种规律也超过了神在度人时所讲的慈悲,那就是规律。下到三界来的虽然有不同层次的神,他们都是抱着对大法对正法坚定的信念才来到人类。他们都想来这得法,同时助大法在洪传时期一臂之力。所以对于这些生命来讲,无论层次如何,他们坚定的正念就极其的珍贵。因为在神的境界里看人、看人类社会可怕至极呀,特别是他们还可以看到人类最不好时期是什么样,他们敢于这样下来,那就是抱着对大法的坚定的信念,他们认为正法必成。法一定能度了他们,大法一定会成功,(热烈鼓掌)正法一定会成功,所以他们才敢冒着天胆来到人类。我这里讲的不是大法弟子,不是先后不同时期得法的学员,我讲的是目前人类的总体状态。人类社会很多生命、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面对这样的生命,我们就得去做,就得去救。


  什么样的生命在正法时期、在这个历史关键时刻是比较珍贵呢?能够对大法充满信心、又在实践中这样做的,这样的生命就珍贵,所以呢,我觉的无论从我这也好,从大法弟子的责任来讲也好,我们都有这个责任,应该去做这件事情。所以大法弟子就要救世人救众生,你们在常人社会中开辟了很多救人的项目,做了很多类似于常人社会的活动、看上去类似常人的事,但是出发点与目地不同。媒体也好,网络也好,也利用了常人社会很多不同的办法展现出来的这一切,其实都是在救人。无论大家做什么,目地都为了世人。看上去是在求得帮助,实质是在救他们。无论是针对财力、人力、物力,方方面面帮助,包括向各国政府讲真相也好,和社会的民间团体接触也好,或者与社会其它方方面面的沟通,都不是为了法轮功本身,也不是为了你们个人的修炼,你们修炼中与这些都没有关系。这一切都是为了救人。你们在接触人的时候就是在救人,通过讲真相叫给予支持者明白真相是救人,明白真相后所起到的正面作用也是为救人。也就是说,在达成常人理解后能够给予一定支持,这个支持的影响还是在救人。甚至做事中不管那些事情成也好、不成也好,都在救人,都在讲真相。这就是大法弟子做的。如果不做这些事情,大法弟子的修炼已经结束了,所以大家现在做的都是针对众生的。


  我在上次讲法中还谈到,我说大法弟子个人圆满已经不是问题,当时很多人可能还不太理解。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好象延续了最后大法弟子要走的路。这样就显的在个人提高方面好象有一些缓慢,但是不会影响大家什么。本身做这件事情就是在树立更大的威德,就是了不起,因为他完全是为了众生的,不是为了个人所得,不只是为了个人修炼。


  那么大家在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也会有许许多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也有不理解的人,甚至不理解的学员。因为总是有精進的、不精進的,总是有新走進来的学员和在不同环境中的学员,所以对问题认识、看法都是不同的。特别是在中国大陆出来的一些学员,长期在高压下、在党文化中,在被党文化变异了的人际关系中,完全是一种畸形的思想。大陆学员,不只是学员,常人也是一样,当来到国际社会以后,发现正常社会里的人所思所想、人的行为完全和中国大陆人不一样;甚至于习惯了党文化中的生活方式、紧张的人际关系,来到国际社会以后反而觉的外国人很傻,外国人不理解他们的生活习惯、习性、人际关系。其实国际社会状态才是正常的人际关系。你不用费太多的脑子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不用在这方面变的那么狡猾。这是正常的人类。


  其实无论你这个人怎么聪明、怎么狡猾,结局是一样的。说这个人很笨,你觉的他很笨、他很单纯,那个人很狡猾,无论你在人生路上怎么走,结局是一样的,决不会因为人的狡猾发生什么变化,也决不会因为他单纯有什么变化。狡猾只能是把自己变坏,造业中又会使人向下滑,周围环境与自己变的紧张后会使人心更复杂,复杂的思想只能把自己变的更不好。


  说到这我就多说几句。最近一个时期陆陆续续从中国大陆出来一些学员,要尽量的和大陆以外的学员多沟通,多交心,说清自己。国际社会上人的生活方式才是正常人的生活方式,最起码是现时期人的生活方式。当然比起没有现代科技的古人,那是完全不同的,那时更好。就单指现在,按照现在这个社会形态来讲,应该说是比较正常的。所以在这方面要多多和国外的学员交流沟通,自己不要老是抱着在中国大陆党文化式的思维对待这个社会。过去很多从中国大陆出来的人也是在国外待时间长了才慢慢的扭转过来。作为大法弟子你要证实法、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你不能够在漫长的时间中改变自己,没那个时间。特别是有些学员在国内做的不好、犯了错误,正法没有结束,你赶快追上来。当然作为新学员来讲我想就不是太大的问题,多学学法,尽量跟上,跟上正法形势。


  当然了,你们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大法弟子在人类社会确实救了很多人,确实扭转了当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时中共媒体在全世界散布毒素的影响。那个时候全世界所有的媒体都转载着中国大陆那些邪党喉舌机器的宣传,等于都是在替它做迫害宣传。这一点在西方社会里他们没有那么清醒,想不到这个邪党有这么恶,对于邪党也没有那么明确的认识。但是面对这么大的、全世界性的反面宣传机器对我们的抹黑,压力确实很大。可是大法弟子,特别是老学员,没有被吓倒。而且国际社会的大法弟子同样了不起。开始大家只是不知道怎么做,后来渐渐清醒了、理智了,知道怎么去面对。在这期间有很多人在思考:法轮功到底是不是邪党宣传的那样?我学的这功到底正不正?当然面对这样的邪恶的抹黑,很多生命是经过了一段思考。不管怎么样,大法弟子最后做的都很好,绝大部份都走过来了,而且配合正法洪势扭转了整个形势,致使最后完全被邪党控制的喉舌不敢在国际社会再抹黑我们,它不敢再造谣,因为它知道面对的大法弟子是有能力揭穿它的,邪党一旦再造什么谣言、做了什么坏事情的时候,大法弟子马上就会在全世界揭露和澄清,使全世界都认清邪恶,同时会叫更多人知道。所以它的抹黑也好,它干的坏事也好,就等于叫全世界看到其邪恶,同时又替我们在宣传法轮功,扩大法轮功在世界人民心目中的影响。它做的什么事情都是在替我们宣传。


  其实无论旧势力怎么做,在宇宙中的相生相克的关系中就是这样,它无论怎么做都是在替大法弟子做广告。比如说大法弟子搞的很多项目,邪恶一干扰,正的善的力量也随之而来。坏人做的什么事情都一样,只要它一抹黑我们,要干点坏事、捣乱的事的时候,本身就是替我们扩大影响。


  这些年来很多事情是邪党替我们宣传出去的。大法弟子办的网络也好,电视台也好,大纪元报纸也好,很多都经过了这样的事情。特别是去年的GALA(新唐人电视台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与巡回演出)的演出,本来没多少人知道,它到处去宣传,到处不叫人来看,比大法弟子做的还细,(众笑)比我们找的人还多。(众笑,鼓掌)比较典型的,比如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演出,它给所有的议员都打了电话、写了信,不叫人来看,自己以为全世界都不知道中共是什么东西、都会听它们的。宣传之广、影响之大,当时大法弟子还做不到。结果所有的议员都来参加了。(众笑,热烈鼓掌)最后那些议员风趣的讲,我们可以在看这个晚会前开议会了。(众笑,鼓掌)在加拿大渥太华也出现了同样的戏剧化场面。

  当然我所讲的这些事情,其实从另一个角度上看,也是告诉大家,旧宇宙历史能够延续到今天、走到这一步,众生与人类能够存留到现在,是为了等着得救。那么换句话讲,也就是等着大法弟子树立威德、同时展现大法弟子来救众生的能力。那么这个舞台是不是就是给大法弟子留下的呢?(热烈鼓掌)一定是。所以任何坏人他可以干他的坏事,他可以从中去捣乱,但是他所起到的作用一定是在帮助救人的大法弟子。(鼓掌)那不是他们的本意,那不是坏人情愿的,但是他只要动就会起这个作用,这是避免不了的。

  也就是说,别看现在人类的现实状况怎么样,也别看邪恶怎么猖獗,来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等着你们救的!(鼓掌)所有出现的不好的事情,都是对大法弟子增加威德的考验。(鼓掌)我这么讲大家的思想也就更清晰了。无论大家碰到什么具体困难,看上去虽然和常人的形式一样,与常人的那些困难差不多,其实当大家冷静的看看,回顾回顾自己走过的路,不都是这样吗?是。因为我做的这件事情是有我的安排的,也不是叫全人类都来学法轮功,我做这件事是分两步走的。有正法时期,那么在正法时期有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正法时期过去了之后那就是法正人间时期,是分两步的。将来哪,法正人间的时候也有法正人间时期的大法弟子,和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威德是不同的,但是这是两个阶段。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面临着为将来的众生得救的责任。如果不出现高层次上来的生命下世得法的问题,大法弟子就不必做这些事了。但是高层次上来的生命一替换,就凸显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救人的重要。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还是正常人类社会的话,也是分两步走。为什么呢?因为人类大淘汰中会留下一些好人为未来做人种,同时在法正人间时期还要给大法开创一个人类回报给大法的荣耀,也就是出现一个大法在人类社会的全盛时期,这是历史中必然要出现的。人类必须得感恩。正法最后能够在这里完成,作为人类讲,也算人类的福份。


  人的肉身没有元神虽然什么也不是,可是他会带有很多很多信息,再造的决不会是这样的。新造的人就象白纸一张,面对这个世界,头脑中一片空白,对自然界的认识,没有完整的人的思想理念、人对物质世界的不同的行为方式认识的概念,以及这次人类形成的不同的理论、不同的人的规范,这一期的中国人有“仁、义、礼、智、信”,西方也有做人的准则,等等,许许多多东西,新造的人这些都不懂的。人类经过了漫长的社会、漫长的历史才丰富了自己。我刚才讲了,这不是元神,这是人的肉身所带有的信息。特别是现在的人,遇到事情不会非常极端,碰到不好的事情不会马上就大惊,碰到好的事情也不会马上大喜过望。没有思想内涵的人他会这样。漫长的岁月,人已经越来越沉稳。这不只是人的思想问题,与人的肉身也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对人的肉身来讲,走到历史的今天这一步,如果把不好的东西都洗净、去掉,精美的人体真的是一件杰作,真是值得珍贵的、宇宙历史造就的杰作。(鼓掌)


  也就是说,在宇宙中,在漫长的天体的发展过程中,确实造就了许多很好的生命、珍贵的各种因素,再造也不会这样了。这是所以要正法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这个宇宙什么都没了,一切都从新开始,在发展过程中无论怎么样去做,就是用同样的历史也绝对和现在的这个生命不会一样的。不可能一样,所以整个宇宙众神都觉的走过的历史太珍贵了。


  我经常讲一句话,我说最后结果怎么样我没看重,在正法中完成那都是必然的。正法中无论怎么惊险,结果是必然的,所以我对这个不太注重,因为它是必然成的。我最珍惜的是过程。生命的一切过程才是这个生命的整体。正法的整个过程是最珍贵的,这就是宇宙的一切,是最了不起的事情。正法这个过程就很主要,所以不能任由旧势力参与。特别是作为正法来讲,我要走的路我为什么这么坚持,因为那是在开创未来。我在宇宙中所做的那一切,那是最值得珍惜的,那是我将来要肯定、我承认的。不是我要的,那是不能够承认的、不能被肯定的,那是耻辱。所以在正法中,无论碰到什么样的魔难,碰到什么样的冲击,都改变不了我的意志,都改变不了我要做的。(热烈鼓 掌)


  从上次法会到现在为止,又快半年过去了。在这半年过程中,大家做的很好。形势发展很快。邪恶的生命越来越少的时候,世人的思想在变,社会在变,众生在变。我讲的众生其实不只是人类。一切物体,无论现代科学认为的是有机的、无机的,其实都是有生命的。一切都是生命。我们讲的“众生” 其实是指所有的生命。众生的变化反映出了在正法進程中大法弟子的成就,大法弟子在整个正法时期的表现也充份证明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荣耀,了不起。下一步要做的事情要做的更好,走好最后的路,把该做的做的更好。不要觉的我们做了什么了就满足了,我们还有那么多众生没有救度,你们还要在有限的时间里使自己树立更大的威德,最后大家不至于为这件事情后悔。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做的更好、更了不起。


  当然,修炼中自身还存在着很多不足,我也看到了有许多特别突出的不足。我一直都没有讲,现在也不想讲,因为我知道,虽然那个缺点很大,但是在正法中,有些也起到了防干扰的作用。说到这儿,大家不要去猜想,你不要觉的你的缺点应该保留,(师父笑)我只是看到了一些问题,但最后我要给你们解决这些事情。


  不管怎么样吧,大家应该把最后的事情做的更好,树立更大的威德。不是为了我,也不是为了正法,是为了你们自己。(热烈鼓掌)未来的众生会感激你们。(鼓掌)让你们的生命在未来的宇宙中更加闪光。(长时间热烈鼓掌)